這裡依然是倉庫屬性....

盾冬文請戳:http://dulceforstucky.lofter.com/
冬盾文請戳:
http://dulceforstucky2.lofter.com/

【Kershaw/Bumgarner】戀愛好不好(《簡單愛》更名)

如果你問Madison,身為校隊目前唯二的投手,他對Kershaw有什麼看法?Madison只會告訴你「沒有看法。」

這並不是Madison對Kershaw特別冷淡,或者是驕傲的不予置評,純粹就是,Madison是一個對身邊大多數人都「沒有看法」的人。他和所有人都保持一個很普通的友好,見面會打招呼,必要時可以寒暄,但能親近到深入的談天、分享自己的想法、替他在心裡立下明確的定位,這樣的人在Madison的世界裡,大概一隻手可以數滿。

而進入校隊都要滿一年的現在,Madison第一次認真的注意到Kershaw這個人,起因卻是因為這傢伙喜歡Timmy,然後立刻就失戀了的同時,挖出了原來Posey和Timmy已經交往了將近四年這可說是轟動全校的驚天大內幕。

全校大概只有他一個人知道Kershaw對於Timmy有著超乎尋常的在意——嗯,也許Posey也知道,Madison不太清楚,他其實懷疑這兩人入校近兩年都如此低調,竟然這麼湊巧的就在他告訴Posey,Kershaw對Timmy的額外關心後不久就公開戀情,還是讓Kershaw自己發現的,這其中真的只是巧合?當然,也有可能他不過是想太多,天底下就是這麼多巧合——這種莫名的必須替一個他其實不太熟的隊友保守秘密的壓力,讓Madison忍不住比平常多花了一點心思關注Kershaw。



因為兩人常常一起練習到最晚,回到球隊休息室時常常只剩Kershaw和自己,Madison知道,在外人看來一切如常,上課、考試、練球、比賽,沒有一項漏掉的Kershaw,其實最近常常不自覺的失神,尤其是在周圍沒人的時候。有一兩次Madison忘了東西折回休息室拿時,就看見Kershaw還窩在燈光昏暗的角落盯著置放投手手套的櫃子發呆。

那茫然呆滯的表情讓Madison難得的擔心起他人的情緒,也或許是這樣,在Kershaw拿著兩張電影首映會的票,跟他說全校隊都問遍了,首映時間沒人有空,來問他有沒有興趣時,他沒有多猶豫便答應了。



那場電影的背景是他們學校很久以前的一個傳奇投手,算是一部半紀錄片性質的劇情片,描述他如何在大學階段嶄露頭角,為校隊拿下第一座冠軍獎盃的故事,電影結束在他畢業離校,職業生涯起步之時。

故事本身就很好,電影也拍得不錯,很少看電影的Madison難得覺得心靈收穫豐盛,離開影廳時神情相當愉悅。Kershaw望了他一眼,問他能不能陪他去挑選禮物送人時,Madison爽快的答應了。



首映會播放的電影院位於一間大型的百貨公司,Madison和Kershaw搭著手扶梯來到運動用品那層樓,Kershaw想要買一件籃球衣送朋友,卻在兩人走到一個帽子的專櫃前停下腳步,彎腰摸著其中一頂帽子隨意地問了Madison:「我好像看過Timmy戴這頂帽子,他是不是很喜歡這個牌子啊?」

『....就算你一直心心唸唸記掛著Timmy也是沒用的,我不懂耶,為什麼要一直想著一個不可能的對象,畢竟再怎麼想也不可能是你的不是嗎?為什麼不想辦法趕快忘了他?讓自己為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人失落這麼久有什麼好處?而且Timmy跟Buster感情很穩固,不可能會分手的!』Madison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在Kershaw提到Timmy的瞬間,他的腦神經一定有一條突然斷了線,在他回過神來時,一大段潑冷水的話已經覆水難收了。



Kershaw收回了正要拿起帽子來看的手,慢慢的站直身子,淡淡地說:「我也從來沒這樣希望過。」

週遭的空氣彷彿突然凝固了一般,Madison想要說點話來道歉或解釋,Kershaw卻不給他這個機會,在他準備再發言之前簡單的打斷了他:「我們還是快點去買球衣吧,再晚百貨公司要打烊了。」



原本是想要找個機會安慰Kershaw的,卻把事情弄成這樣尷尬的局面,Madison完全不知道自己向來冷靜漠然的個性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但更令Madison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從那此算不上愉悅的看電影之行以後,Kershaw居然反而開始頻繁地約他出去。有時候是看電影——有幾部Madison其實興趣沒那麼大,但他就是也莫名其妙的答應了——,有時候是看球賽,還有一次,Kershaw居然找他去郊外踏青野餐?



「郊外踏青?那他有準備午餐盒和小提籃嗎?」Timmy靠著更衣室的牆壁,憋著笑問。Madison不理他,只是望著另一邊同時也在淺淺微笑的Posey。

有鑑於Kershaw近日令他難以理解的行動,Madison認為他必須找個人好好談談,理所當然的又找上了他最信賴的學長。只是學長自從公開戀情後,跟男友就開始了寸步不離的愉悅的大學生活,實在很難找到一個可以跟他單獨談話的時間。

為了能跟Posey談話,Madison很「委屈」地接受了一直不斷想要嘲笑他和提出(他認為非常沒意義的無聊)問題的Timmy。

「去踏青那次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Posey問。憑著雄性的直覺,在渺無人煙的荒山野嶺——咳,是在風光明媚的綠水青山,總應該有些浪漫的情節吧?



Madison不出Posey意料的沉默了半晌,Timmy興致勃勃的追問:「真的有發生事情?發生什麼事?」

『....就他不小心踩到樹葉差點跌倒,我扶了他一下。』
『然後他拉我的手。就一下下,被我甩開了。』



Posey看了一眼已經憋笑到快要內傷的Timmy:「Timmy,我們剛剛還有一籃的球沒有拿進來,你去幫我看看學弟們有沒有收拾好了。」

即使知道Posey私下還是會告訴Timmy,Madison依然非常感謝他此時大義滅親地把Timmy趕出去的體貼舉動。



Timmy離開休息室後,Posey單刀直入地問:「所以你喜歡Kershaw嗎?Madi?」

『....不知道。』Madison無奈的回答:『我只覺得他是個麻煩人物,就算很難過的事情也不會說出來,非常逞強,在大家面前總是表現得很可靠的樣子,可是私下跟我相處時常常幼稚得令人傻眼。』



當一個人開始區別另一個人跟自己相處與跟其他人相處的不同時,是不是就代表著你對他已經開始有了額外的期待呢?



那次和Posey的談話之後,Madison知道自己內心的疑惑在實質上其實減少了很多,剩下的其實是最大的也是最後一個問題。

他不想承認他對Kershaw的好感,至少不想對Kershaw承認。



戀愛好麻煩,那意味著要對另外一個人敞開心胸,要把一個人放進心裡最柔軟的地方,對方任何一點輕微的舉動可能都會在那裡留下嚴重的創傷,流出止不了的血和天知道何時才能癒合的傷口。再堅強的人也不可能逃過被傷害的命運,因為堅強意味著並不是不受傷,頂多是拖著傷口還能夠正常的生活罷了。

Madison自認為是個堅強的人,但是一想到戀愛中的人有可能遇到的種種磨難與麻煩——雖然他知道他不應該如此悲觀卻又無法抑制的想像著恐怖的結果——,他就忍不住下意識地把和Kershaw攤牌這件事在行事曆上一日又一日的往後延。

儘管就在他逃避著的這段日子,他還是不斷的和Kershaw單獨出遊。從每兩週一次演變成每週一次,進而變成只要沒有訓練的日子每天都要見面。Kershaw總是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可以找他,期末考期間更是天天纏著他一起到圖書館唸書。向來很習慣在宿舍讀書的Madison,卻一次也沒有拒絕過Kershaw。



期末考結束後,暑訓開始前,校隊有一段短暫的假期。Madison原本以為可以利用這段假期思考和冷靜,然而就在期末考結束那天下午,Kershaw約他去看電影,分別前給了他一個簡短卻紮實的擁抱。



「Madi,我會想你。暑假快樂。」伴隨著一個輕淺的吻落在Madison眉間,Kershaw很快轉身離去,徒留下震驚得直到抵達家門都無法反應過來的Madison。



僅有的一個禮拜假期就在時不時的煩惱「Kershaw到底想怎樣啊」中度過,暑訓第一天結束時下定決心要找Kershaw談話的Madison,卻在叫住了Kershaw之後陷入無言。

在又剩下他們兩個人的休息室中,看著苦惱得臉都漲紅了的Madison,Kershaw主動的開口了:「Madi,你喜歡我嗎?」

『什麼?!』Madison抬頭看了一眼Kershaw,立刻又別開視線。他希望自己並沒有臉紅得太明顯,即使火燙的感覺已經從脖子一路燒上了臉部和耳際。

「我不確定你的想法,我只確定我自己的。就是我很喜歡你,Madison。跟我在一起好不好?」Kershaw沒有因為Madison試圖閃躲的動作而有所遲疑,他蹲下來和坐著的Madison目光平視,溫柔地又問了一遍:「Madi,好不好?」



『啊!我不知道啦!!為什麼?你不是本來喜歡Timmy的嗎怎麼又喜歡我了?你是特別喜歡投手嗎?那萬一之後校隊又出現新的投手呢?我搞不清楚啦哪有這麼莫名其妙說喜歡就喜歡的啊!你真的讓我煩惱了很久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Madison猛然站起來,抓起身邊的背包
就想逃出這讓他尷尬又緊張的休息室,卻在踏出大門的前一秒,Kershaw及時拉住了他的手腕:「Madi,你回頭看我。」

臉已經紅得發燙的Madison動也不動,只是擠出了一句話:『誰說你可以叫我Madi的?跟你很熟嗎?』

Kershaw不理會這句明顯是故左右而言他的抱怨,溫和而堅定的說:「Madi,不是哪個投手都可以,只有你可以。我是認真的喜歡你。」

伸手環住Madison的腰,Kershaw把Madison轉過來,額頭小心翼翼的貼上Madison的額頭,輕聲又問:「Madi,好不好?」



在Kershaw感覺很漫長事實上卻連三分鐘都不到的沉默後,Madison還是給了答案。



問題的答案是一個獲得許可的吻。

終究還是敵不過能跟喜歡的人戀愛的本能渴望。我放棄了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因為你拿一顆溫暖而熱情的心與我交換。如果我們內心那最柔軟的地方呵護的是對方的深愛,還有什麼值得恐懼?

评论
热度(3)
© 微糖婚禮蛋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