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依然是倉庫屬性....

盾冬文請戳:http://dulceforstucky.lofter.com/
冬盾文請戳:
http://dulceforstucky2.lofter.com/

【S04xBVB】對手

歐冠抽簽才剛結束,多特蒙德的手機已經響了第二次。他看看手機畫面亮起的藍白色隊徽,按了接聽。


「幹嘛?」多特對他講話從來不加敬語,對方也相當習慣。
『喂,你又抽到阿森納了耶!』沙爾克涼涼的說。
「我知道啊,還用你來告訴我嗎?籤一被抽出Ars馬上就打電話來了,害我都沒看到後面兩檔抽到誰。」多特抱怨道。
『是喔⋯⋯』沙爾克努力掩藏自己的失落,接著說:『我也抽到倫敦球隊了。』
「你抽到....」多特探頭看看了看電腦:「你抽到切爾西嘛!你不是跟車子好久不見了?」
『哪有,每次去倫敦時都會看到他在路上閒晃。』沙爾克吸了口氣說:『我是問你,如果賽程安排我們去倫敦的時間差不多,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多特靜了半晌,才開口:「喔,可是Ars已經跟我約好,我到倫敦時他要當地陪,講得好像我沒去過倫敦一樣....不過如果你有興趣,可以一起去啊....」

多特話還沒說完,沙爾克就打斷了他:『不用了,我是怕你一個路痴在倫敦亂跑會迷路,回不來搞得大家都麻煩,我可沒興趣當你們電燈泡。』
「什麼電燈泡啊喂....」多特沒好氣地想要解釋,可惜沙爾克不想給他機會。
『沒事了,掛了。』沙爾克連一句再見也沒說,電話那端迅速變成了嘟嘟嘟的線路中斷聲。



沙爾克和多特蒙德是一起長大的,說得俗氣點就是青梅竹馬,可惜兩人成長過程中的相處情況跟這詞會讓人聯想到的甜蜜美好可一點關係也沒有。沙爾克比多特蒙德大幾歲,但是在他記憶中,隔壁家這個小鬼,從出生開始就是個小麻煩,長大以後成了大麻煩,什麼都要跟他搶,什麼事都要跟他唱反調。小時候還能仗著身體優勢揍他,但大概在他進入青春期之後,雙方就已經勢均力敵了。
跟彼此激烈競爭,一個往南另一個就絕對要往北;一個愛穿藍白色,另一個就喜歡穿完全相反的黃黑色;兩人彷彿是打從出生就註定的死敵。可這種相處模式,在兩人年紀漸長後,也慢慢的出現了變化。



對多特蒙德和沙爾克而言,彼此都是最重要也最想擊敗的對手,這種情緒演變到後來,甚至發酵成「除了我以外你們誰都別想欺負他」的獨占慾,偶爾會偷偷想辦法拌對方新出現的敵人一跤,只為了讓自己成為另一個人的唯一。然而當兩人慢慢成長茁壯,開始面對外面的世界、全新的對手,這種獨占也變得越來越困難。



沙爾克還記得,2010-11賽季,四強賽第二回合的前一天晚上,多特蒙德說自己家停電停水,跑到他家裏強迫他收留自己住一晚。

這是兩人第一次一起過夜,除了不自在以外,沙爾克還有一些不知緣由的緊張。



尤其在看見多特蒙德只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就從浴室跑出來的時候。



『你他媽的是沒衣服穿嗎?』沙爾克粗聲粗氣地問,從房間的角落用力丟了一件大T恤過去。
「兇屁啊。」多特蒙德嘟嚷著,接住了衣服:「我不小心把帶進浴室的衣服弄濕了啦!」
『果然是你會做出來的事。』沙爾克嘲笑的說。多特蒙德把衣服抓在胸前,惡狠狠的盯著他。



一開始只是兩人之間已經出現過無數次的互瞪,但那一晚不知怎麼的,沙爾克看著多特蒙德的眼神,從初始的不耐煩,慢慢的變得專注。


一起長大的這些年,也許是以為對彼此都太熟悉了,反而很久不曾好好看過對方的樣貌。沙爾克的記憶還停留在那個濃眉大眼卻有些漂亮過頭的小男孩,多特蒙德的記憶則是那個五官粗獷一點都不溫柔的少年。然而小男孩早就長成了俊秀的青年,粗獷的少年也因為年紀的增長而成為頂天立地的挺拔男人。
兩人對彼此身旁的追求者都略有耳聞,但是就是有一種奇怪的默契,從來不會跟對方提起相關問題,也從來不拿這些事調侃對方。



有些話題是禁區,一旦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誰也不知道竄出來的會是什麼。



『趕快把衣服穿上。』最後,沙爾克啞聲說了這句話,走出了房間。



那天夜裡,沙爾克側躺在床上,看著那個縮在地板上薄床墊的多特蒙德,默默的想了很多事。



認識那麼多年,互瞪過上萬次,說對方是白痴五千次,打架四千次....彆扭的說「欸你最好加油,輸給我以外的人我可是不會放過你」大概一千次,背後找那個打敗他的傢伙算帳五百次,在重大比賽前勉強給他一個拍肩兩百次....
安慰失意的他而一時沒忍住的擁抱四十六次,假裝沒看到他哭但還是遞上一包衛生紙十三次。

因為他而心口狂跳五次。

情不自禁的親吻,零次。



『喂,多特。』沙爾克輕聲喊。
「我已經睡著了。」多特蒙德動也不動。
『.....你相不相信我現在下床去把你「踹醒」?』沙爾克冷冷的說。

「幹麼啦!」多特蒙德不耐煩的翻過身來:「你明天要比賽的人太興奮不用睡覺,我還要陪那些孩子們訓練我可是很累的。」

『我只是想說,如果明天我們晉級了,我今年可能就要拿回大耳朵杯了。』沙爾克說。

「所以呢?那杯子我早就拿過了。」多特蒙德回答。

『沒人問你。我只是想說,那我們就算是,兩個人都真的站上歐洲的大舞台了吧?』

「大概吧。」多特蒙德打了個呵欠。



『那我們還依然是對方最在意的對手嗎?』沙爾克問了一個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問的問題,然而多特蒙德卻也沒有嘲笑他。


靜默在房間裡存在了好長一段時間,沙爾克才聽到多特蒙德輕輕的說:「當然。」



不知道哪來的衝動,沙爾克脫口而出:『如果我晉級決賽,我就去跟我從小到大最在意的那個人告白。』

房間的黑暗讓沙爾克看不出多特蒙德明顯的僵了半晌:「....那關我屁事?」

『你不想知道我最在意的人是誰嗎?你也認識啊!』沙爾克追加了這句。

「我說了關我屁事!」多特蒙德又翻回原本背對著沙爾克的姿勢,拉起棉被蓋住頭,中止了這段深夜對談。



很久很久以後,沙爾克還是會想,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之一交給一場比賽的結果決定,大概還是太草率了點,即使那場比賽也是重量十足。

沙爾克和多特蒙德的關係,在那場對談後冷淡了好一陣子,多特蒙德把更多心思放在與拜仁慕尼黑及其他歐洲球隊的競爭上,雖然他宣稱魯爾德比依然在他心頭上第一位。



也許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有些人,緊緊摟他在自己胸口,會比狠狠捶一拳在他胸口,更難以達成。

有些人,失去會比從未擁有更難承受。





我們至少比最糟糕的結果,還美好那麼一些。

评论(5)
热度(12)
© 微糖婚禮蛋糕 | Powered by LOFTER